首页
天津
娱乐
体育
科技
旅游
健康
女性
房产
汽车
财经
传媒
北方资讯
北方看点
津沽网
天津城市
沽俯在线
大津网
您的位置:天津信息港 > 天津 > 商业 >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3-07-30 17:50 浏览 人次

 自2012年9月至今,企业经过十个月的苦难上访维权,长安区信访局和韦曲街道办也经过十个月“艰辛”的截访和打压。致使陕西西安长安区韦曲街道办塔坡工业园被强拆企业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被强行拆除的厂区废墟一片,损失无法估计。在这场拆迁拉锯战中,无论胜败,企业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重建已无可能,赔偿遥不可知,长安区信访局、韦曲街办的强拆、“强吃”,对企业的中伤,对国家法律法规的藐视,对国家信访局的欺骗、胡说,对全国关注的媒体、人民群众、网民到如今没有进行任何回应,难道韦曲街道办和长安区信访局不受国家领导吗?难道它是中国的“国中国”吗?难道它是中国的“梵蒂冈”吗?已经实现“自治”了吗?

  在我国历朝历代曾有“以下犯上,欺君之罪,按律当斩”的铁律。塔坡工业园被强拆显然已经不是一起简单的拆迁事件了,也不再是百名工人上访索赔的简单诉求了,而如今长安区信访局先后两次欺骗国家信访局之后,一把手的座椅还能稳坐吗?党纪国法面前没有特殊干部,上访企业要证明的是:没有哪级政府机关能脱离中央的领导和管辖,可以在违法乱纪后还能高枕无忧,可以在向国家机关胡说后还能继续在“衙门”里“当差”,西安长安区塔坡工业园强拆事件如今变成了一场捍卫党纪国法尊严的战斗。

  “夺命”的公告

  在西安市管辖范围下的长安区近年来大兴土木,一些乡镇、街道办政府屡涉强征强拆事件当中,出现多起人命,随着媒体的大量曝光,却没有强拆责任人被查处,背后的保护势力自然来头不小,导致个别街办领导的胆子原来越大。

  长安区韦曲街道办一纸通告要求塔坡工业园企业7天内搬走,乍听上去不太像政府机构办事流程,而更像土匪在下达最后通牒:“限你们在7天内搬走,否则……”强制之下还带着威胁的口吻,事实正好如此。公告第二天黑社会进入园区进行骚扰,这话谁都明白,如果你不搬走,就要找你麻烦,就要砸你的东西,抢你的财产,甚至打你的人。2012年12月1日出现了非法拘禁,同时出现了大砸抢,更有甚者,还把国旗挖到仍在废墟之中。现实生活中,韦曲街道办的作风竟然跟电影里土匪打劫的场面如出一辙,我们的社会难道没有法制吗?政府办公没有正规流程吗?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我们都知道,塔坡工业园区内都是一批加工型中小企业,大多数规模较小,但却解决了部门农村剩余劳动力的问题,也照章向国家纳税,一个街道办就有权在没有任何批文的情况下强征强拆吗?就能让他们在7天内搬走吗?我想大半是因为征地方和开发方有些利益瓜葛,而企业的死活跟自己又没有关系,企业又没给自己什么好处,说拆就拆。韦曲街道办这种办事效率也只有在拆迁中才能见到,你给群众办事的时候能不能也这样高效率呢?

  这种强拆只能发生在与自己无关的企业身上,如果企业是你的,或是你亲戚办的,你会只给7天时间吗?如果你的企业被要求7天搬走你能同意吗?你让那么大一家企业往哪搬?不要说是一个近百台设备,几十名员工,十二亩地的企业,如果是你家,给你7天时间,找地方连搬家,你能搬走吗?现在中国不会有这种公告,就是连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都不会出现这样的公告。

  “我就是胡说,颠倒黑白,你往北京告去”

  韦曲街道办将韦曲街办塔坡工业园区企业说成是“非法建筑”,想以此为强拆行径开脱,并叫嚣:任凭你企业去告,告到哪里最终还要经过我这里。韦曲街道办却忘记了当初在建立塔坡工业园区的时候自己对企业的承诺,忘记了塔坡工业园区的企业为地方政府作出的贡献。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企业将问题反映到陕西省和国家信访局的时候,韦曲街办在给陕西省信访局的答复函中称:“街办既没有给企业供电,也没有断电,企业应该向给他断电的人索要损失。”竟然将自己的过错推到一个电工的身上。而关于强拆的损失,他竟然把代表村委会签字的村委会副书记李建军作为第一租赁人,而将企业与村委会签订的盖有村委会公章的土地租赁协议推置九霄云外。企业占地12亩,街办在给陕西省信访局的答复函中却用了一份1.25亩地的企业从未见过的伪造的“土地协议书”搪塞、欺骗省、市信访局,以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秘密。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在二次《答复意见书》上,长安区信访局用大篇幅对遭受的质疑进行了辩驳,而只字未提《公告》中“7天搬迁”是否合法,暴力拆迁中的涉黑问题,以及虚构假的土地租赁合同的罪责。也只字未提企业与上塔坡村村委会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和陕西省信访局对于企业是第一承租人的认定,而通篇重点仍在辩解“土地第一租赁人”的问题,并且援引了多个企业未曾见过的“合同”内容,并用“语言表述不够严谨造成了误解,对此,我们将加强对工作人员的业务培训,确保不再出现此类问题。”以这一荒谬的借口搪塞在上一次答复意见书中编造合同内容,欺骗国家信访局的罪责。

  “掠夺”吓死你

  强拆本身已经是在明晃晃的违法,然而,跟正常赔偿相比,韦曲街道办的“赔偿”更像是对企业的变相“掠夺”。没有公布任何的征地补偿方案,就告诉你只补偿房屋,其他的一概不赔。那搬迁费呢?过渡费呢?安置费呢?停产、停业损失就都可以不管吗?

  何止是不管,韦曲街道办在进行评估的时候,还将一企业三院厂房其中的两院划归到了别人的名下,并让其在补偿协议上签了字,这比明晃晃的掠夺更可恶,身为政府机关,拿着纳税人的钱,不替纳税人办事,却还变着法的侵占纳税人财产。还推给“这是上面的规定,同意就拿着,不同意就拉倒”。我想问你们定的这一赔偿标准是西安市政府规定的还是陕西省政府规定的?还是国务院给定的?如果是那是哪一条规定?还是你们自己定的,你们街道办比国家还大、比法还大吗?

  同意补偿的,违心地拿着那点补偿费,不同意的日子更不好过。韦曲街道办当然不会亲自找你麻烦,但他的帮凶拆迁队的黑社会可不是好惹的。街道办可恨,要么说你的土地不合法,房子不合法,要么说你不配合拆迁,要么说你有问题。打着“清凉山公园”项目的幌子,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真实目的。但受其指示的人们口中的“黑社会”可没这么“温柔”了。今天找几个混混到你厂里闹事,明天把你大门堵了,把电线掐了,再后来直接把你的厂房拆了,公安机关来了也只能哄走,毕竟这帮黑社会代表街办或是开发商。

  指使黑恶势力对不同意搬迁的企业进行打击报复也是韦曲街道办强制拆迁的另一手段。数次强拆厂房并殴打工厂员工,跟派出所民警躲猫猫,甚至非法强行扣押企业员工,对其进行非法拘禁,再进行强拆,没有一点政府机关的做事风格,还是韦曲街办向来都是这样的做事习惯?在韦曲街办所有的拆迁项目中,黑社会强拆已经和某些人的利益分不开了,已经成为街办政府的先锋,也难怪被媒体评为“最牛街道办”。

  长安区信访局在给国家信访局的二次《答复意见书》中称:没有对拆迁过渡费和强拆导致的损失进行赔付,原因是另外一个人(李建军)签《补偿协议》时没有提出。“拆你家的房不赔你,说是因为别人签协议时没提”,实为荒诞至极。况且,长安区信访局声称的韦曲街办与李建军是9月25日签订的《补偿协议》,而9月26日开始进行强拆,造成损失,25日签订的合同中怎么能对26号强拆提出赔偿呢?李建军副书记只是代表上塔坡村村委会在合同上签字的人,他凭什么代表企业签字,企业拆迁损失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能在合同中写吗?空话,鬼话连篇,长安区信访局此举似乎是在挑战国家信访局的忍耐极限。

  相信区信访局是对的,结果是错的

  被强拆的企业到如今仍然在寻求合法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上访一直从长安区信访局、西安市信访局到陕西省信访局,屡次上访却屡遭忽视,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国家信访局转发给省信访局,省信访局在转交给市信访局,市信访局再交由长安区信访局处理,但期间却没有一个相关部门领导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没有一个人出来调查事实真相,没有一个人真正替企业解决问题?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长安区信访局将韦曲街道办强拆事件踢来踢去,当事人都记不清被踢了多少个回合了。拖延、踢皮球、欺骗、截访成了长安区信访局的主要工作方式,更严重时给上访人来个栽赃陷害,说你危害社会治安,让你永世不得翻身。长安区信访局如此“尽心尽力”为韦曲街办办事,对上访者进行打压,对上级信访部门进行欺骗,实属韦曲街道办一“功臣”,而且其手段也称绝,欺上又瞒下,一面应对国家信访局的责问,歪曲事实,中伤企业,一面还要对企业进行隐瞒,以免露馅,让人捉住狐狸尾巴。按照国家信访程序规定,长安区信访局在给国家信访局答复的同时要将意见书给上访人一份,而长安区信访局每次只给陕西省信访局和国家信访局回复,对上访企业却一直隐瞒。长安区信访局真可谓是继“最牛街办”之后长安区人民群众的“最高信访局”。因为群众的真理到了长安区信访局为止就再也上不去了。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西安长安区韦曲街办被指“中国的梵蒂冈”

 

  让我不禁要问:长安区信访局是干什么用的?混工资的?吃黑钱的?长安区信访局脱离了陕西省信访局的领导吗?为什么省信访局做出的决定长安区信访局长可以否决?长安区信访局局长的行政级别比省政府还高吗?

  街道办和信访局在一起勾肩搭背,相互勾结,你还能指望它给人民群众办事?把人民群众当傻子,把陕西省信访局的话当耳旁风,把国家信访局骗的团团转,“最高信访局”长安区信访局真是名不虚传。

  逼上梁山

  合理合法的维权渠道没有人不想走,没有人想千里迢迢抛妻弃女冒着酷热高温到北京上访,没有人愿意到那个访民聚集的地方过着只吃火腿肠和馒头夹咸菜的日子。塔坡工业园被强拆,企业二十多位工人在苦难十个月上访被百般刁难之下逼上梁山,选择了进京上访,员工群体上访中南海震惊了北京,却没能震动长安区,长安区信访局没能阻塞上访之路,就在给国家信访局的答复中诬陷企业,造假造谣。国家信访局向工人出示了长安区信访局回复的《答复意见书》,全是在胡说和编造假合同内容,企图为韦曲街办、为自己开脱。长安区信访局什么时候能说一句真话、实话?什么时候能正确对待维权人的诉求,客观公正地为人民服务,尽一个信访局的责任?什么时候能不逼维权人到北京上访,不再犯欺骗国家信访局的错误?不让自己分内的工作惊动省、国家领导人?不要丢陕西和西安领导、干部、人民群众的脸?贪,总是没有好处的。常言道:久走黑路就会遇见鬼。

  不管是街道办还是信访局,你们作为国家干部,你们是人民群众的带头人,你们是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作为党的形象,党的基层代表,你们这样反复无常、胡说、空谈、造谣、欺骗……你们到底是为了百姓利益还是为了你自己的利益,你们把老百姓利益放在哪了?你们对得起党和国家的培养吗?对得起人民群众对你们的信任吗?你们这样的所作所为如何向全国人民交代?如何向党中央交代?如何向党和人民赋予你们手中的权力交代啊?全国媒体聚焦,关于七天公告、非法拘禁、戏弄省信访局、两次欺骗国家信访局等问题你们必须要给全国人民、网民、受害者一个合理解释。

  韦曲街道办这样一个基层政府进行强拆竟然有恃无恐,甚至面对陕西省信访局的指示也拒不执行,长安区信访局两次对国家信访局胡说,这种狂妄和自大显然已经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试问:这样的街道办和信访局还能安稳多久?靠欺骗和暴力维持权力的手段还能延续多久?履行党的纪律检查和政府行政监察职能的有关部门还能坐视不管吗?难道就没有一股能够惩治邪恶力量的正能量吗?

  祖国母亲的强大,人民生活的安宁,不能容忍这样的基层政府部门继续危害地方,不能让他们继续为所欲为,不能让他们肆意践踏法律,视党纪国法为一纸空文,我们等待着国家机关的进一步行动,我们也将对韦曲街道办强拆事件的处理结果和其对捏造事实的正面回复拭目以待。同时,我们也坚信,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定会对人民负责,绝不允许像这样的不正之风继续蔓延,损害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绝不允许一小撮违法乱纪分子祸国殃民,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定会带领全国人民走上兴旺、富强之路,最终实现“中国梦”。

  本文来源:http://house.chinadaily.com.cn/2013-07/29/content_16848412.htm

(责任编辑:燕子)

上一篇:完美岛居生活 秦皇岛·白鹭岛即将盛大开盘
下一篇:最美自然亮白肤色:热烈祝贺画家白玉平作品研讨会胜利召开
首页 天津娱乐体育科技旅游健康女性房产汽车财经传媒北方资讯北方看点津沽网天津城市沽俯在线大津网